• 十一月,逆光而走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9-01 16:40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未知 | 浏览:
  •  十一月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一个年迈的老妇。
      她睁开眼,拨开覆盖眼帘的落叶,就看到灰蒙蒙的天,云层不断堆积,云脚越来越低,在这个万物凋零的季节,只有它依然生机勃勃,永远风起云涌,永远高高在上,一种源源不绝而又转瞬即逝的力量,蕴含在它反复无常的心里。
      她从大地上坐起身子,想要抖去身上的泥粒,然而泥粒却已生根,穿过了她的破烂衣裳,渗进她的肌肉和筋骨,使她动作笨拙,呼吸艰难。
      她支撑着站起来,手掌离开大地,却发现手掌与大地之间,已经有了千丝万缕的牵连。她低头一看,见到指缝间生出粗壮的草树,鲜艳的花叶早已凋落,但内里的生命却越见沉稳,她用力提起手掌,扯断了草树们紧抓着泥土的根须。
      她想迈出脚步,脚掌却纹丝不动,草树无孔不入,像许多柔韧的钉子,似乎想把她紧紧地钉在大地上。她烦恼地叹息,内心的怒火燃烧起来,她用尽全力,一下子把自己从泥土中拔出来,仿佛拔出一个巨大的萝卜,她于是长舒一口气,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。
      在大地上睡得太久,她不再轻盈,不再灵活,然而地母也增添了她的力量,使她每走一步,缓慢沉重,一步又一步,仿佛巨大铁锤一下又一下的敲击,人们在遥远的异国,便听到大地深处,传来隐约的雷鸣。
      “十一月……十一月……”
      她停下脚步,清晰地听到长空和大地的尽头,传来了熟悉的召唤,仿佛慈母在呼唤她的乳名,声音温暖、慈爱,饱含着泪水和深情,似乎有一个人,一再向她承诺:只要能到达那里,一切的疼痛、一切的苦难便会完全消融化解,她就能得到永远安稳、永远的休息。
      那个声音催促着,她心跳急促,泪如雨下,不由自主地,又迈开脚步,朝着那个召唤的方向,步步趋前。
      而当她再次开始行走,那个声音便又变得模糊,她的名字飘浮在旷野里,像一支风中的蜡烛,时明时灭。
      她低头走路,一路向前,一路向前。
      道路的前方,水平如镜的心湖映入眼帘,湖水澄澈、冰冷,像一块巨大的水晶。她看到前方的人,一个又一个来到湖边,在水里看一看自己的影子,他们朝自己微笑、祝福,又继续前行。
      她终于也来到湖边,湖水中浮现出她自己的影子,她看见了自己的脸,脸上沟壑纵横,深深的沟底积满了潮湿的泥尘,枯黄的野草和苔藓,密密麻麻地生长在那里。等她的视线从脸上移开,就发现美丽的青丝已经变成厚厚的白发,她抚摸它们,如同抚摸千年的霜雪。她还想好好地看一看自己的眼睛,那个声音又在她耳边清晰地响起:
      “十一月……十一月!……”
      她的脚步,被巨大的力量牵引着,催促着。她用力在原地踏步,把自己的双脚深深插进湖边的湿土。她想把自己稳住,然而她力不从心,她的脚步竟然不听从内心的指示,只是一味朝着众物所归的方向,一再向前。
      “十一月……十一月!……”
      “不!”
      她朝着长空和大地的尽头,猛然大吼了一声。内心长久积聚的力量,像平地冒起的一声惊雷,一下子冲破了云霄。
      混沌而昏暗的世界,在那一瞬间,忽然变得金黄、明晰,她清楚地看到了弥漫在宇宙间的,流水一样的时光。时光美丽极了,透明的光里,浮游着华美而细致的颗粒,像流云一样优美流转,又像绸缎一样柔软舒卷。她看到了无数在时光中行走的生灵,像一群群温顺的绵羊,毛皮散发出美丽的生命光泽,它们每走一步,内在的色泽就黯淡一分。而时光却越发清澈明晰,越发绚烂。时光的流水包围着她,冲刷着她,她忍不住伸出手去,掬起一捧时光的流水,打算洗净脸上的泥尘,然而时光之水洗过之后,她脸上的沟壑更深更广,沟中的泥尘更厚更多。
      时光像江水一样,朝着前方流去,虽然缓慢,却永不止息。在时光的大潮中,万物都在顺流行走,如同海水中的鱼群,被潮水挟带着,一再向前,向前。
      “十一月……十一月!……”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。
      “不!”
      在金色时光的海底,她缓缓转过身子,朝着水流相反的方向,艰难地,逆流而走。每走一步,她都要使尽全身的气力。她咬紧牙关,绷紧了全身的肌肉,她清楚地知道,只要稍稍松弛,流水就要把她带走,远远带走,一去不返。她大声地喘着气,像一头粗壮的牛牵着沉重的生命犁耙,试图在时光的海底犁开一条逆流的道路。
      一步,又一步,澄澈的心湖又出现在她面前,渐渐接近了,逆对着时光的射线,湖面泛起了无数银色的光波。
      她又来到了湖边。
      她想停下脚步。
      她想在心湖中看清楚她自己。
      时光冲刷着她,仿佛冲刷着岸边的石头,她凝聚起内心所有的力量,努力地把自己变成一棵生根的树,她努力地,把自己固定在湖边的沙地上。
      她又在湖水中看到了她自己。她张开的大口正呼出逆行的热气,她粗大的毛孔正流出滚烫的汗珠——她那沟壑纵横的脸上,由于身体的热力、汗水的浇灌,那些早已干枯的草树冒出了鲜绿的芽苞。一个又一个小小的芽苞,是一个又一个小小的音符,它们的声音那么微弱,又那么鲜活。芽苞慢慢舒开,就成了一片片绿叶,一片又一片绿叶,是一个又一个小小的舞蹈,它们的动作那么轻柔,又那么动情。
      “小宝宝,我的小宝宝啊!”
      她欢喜地呢喃,伸出手去,捧起心湖清澈的静水,水捧起来,又从她的指缝漏下去,宁静的心湖一下子泛起许多许多美丽的涟漪。水里的影子模糊了,然而她也不需要再看,她大笑着站起来,再一次,拼着全身的力气,迎着时光的来路,逆流行走。在她的身上,许许多多小生命不断地冒出头来,它们新生的力量,便像春日的雨水,一滴一滴积攒起来,汇入了她生命的洪流。她的力气一点一点大起来,她的脚渐渐变得有力,她的步子渐渐变得轻快,她跑起来了!
      她迎着冷冽的时光,飞快地奔跑,她冰冷的心渐渐变得温暖,变得炽热,她的心脏迸出了美和力的光辉。许许多多的草树,美丽的草树,在她脸上的沟壑里生长,在她身体的毛孔里生长,它们生长着,生长着,开出花来。
      十一月,逆光而走的十一月,带着满身的花朵,奔跑着,奔跑着,一路向前,一路向前。
      时光的深处,飘出了迷人的花香。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